1. <i id="269zcw"></i><em id="269zcw"></em><strike id="269zcw"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"269zcw"></legend><acronym id="269zcw"></acronym><em id="269zcw"></em><optgroup id="269zcw"></optgroup><optgroup id="269zcw"></optgroup>
          • 大神下載_淚流心河

            原作者: 2020年01月22日

            行業動態 用戶研究

            2020年01月22日
            大神下載_淚流心河
            也讓這一路的風景盛開在歲月的春天,讓我在流年裏用詩詞杜撰下屬于我的人生,用旋律歌唱屬于我的故事

             浮塵一世,渺小或偉大,不過百年,不過歸于塵土。白駒過隙中,多半爲生活所累。奔波于人海,穿越在喧鬧,在尋覓中迷茫,在迷茫中尋覓,屬于自己的人生。孤寂的漂泊是多麽的渴望依偎,遇到喜歡的人,想要被愛。總是承諾會很努力的變成對方喜歡的樣子,如果有一天,你們在一起了,他愛的是誰?是改變了的你,還是原來的你?最後的最後連自己也忘記了去了哪裏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太多的事,大神下載們都掌握不了結局;太多的愛,最終只能匆匆逃離;太多的人,留給我們的只能是決絕的背影。于是,我們生了遺憾,有了失望,卻斷不了固執地希冀與思念,只好把這一切托付給如果,交給回憶。最後的最後連自己也分不清是在回憶,還是依存著最後的一絲奢望幻想。多少次糾葛的主角其實只有你自己,其實只源于自己固執的不願忘卻的心。明明你的主角已離去,自己卻還怔在原地,從始至終這只是自導自演的戲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偏偏命運就是如此安排,哪怕知道是痛苦的結局,也固執的跳下去。一次一次的傷痕,記錄著過往的無情,又何嘗不是自己的無知。曾相信,最知心的莫過于自己。現在卻發現,對自己也無能爲力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哪怕是悲劇,即使是過客,縱然記憶也唯剩片影。最後連記憶也要在黑暗的哭泣中完整的交還,只留下一個用心痛一筆一筆雕刻的模糊的背影折磨著我,死在過去。我想我仍要感激,感激我的世界你們曾來過,爲我的生命添過一筆絢麗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時間曾是一把利劍,刺傷了我的青春。如今,它是一片解藥;拯救著我的年華。十分鍾的相遇,或許不足以老去所有年華,卻足夠一生回憶。我曾妄挽想留,也曾奢望,結局卻先我抵達,只待風沙四起,天地慌亂,猛然出擊,讓我從月光的溫柔陡然墜落于火的深淵。更可悲的是,在深淵裏掙紮的我,仍用幻想溫存著月光記憶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酌一壺烈酒,喝下濃愁;背一個行囊,裝下過往;騎一匹老馬,踏出新生。自此,一人一馬一天涯。逞強也好,堅強也罷,淡然于世。能承受的,無擔的,唯有沉默,微笑。獨自穿越喧鬧的人海,縱然哭泣,也只在黑夜;即使落魄,也要高傲的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管他流水,落花,管他歸人,過客,把所有交付歲月,把不舍困在記憶。該來的逃不掉,結局也改不了。

             我剛坐下,進來一位老太太,把冷靜的四方亭氣氛沖走了。她從包包裏,拿出一張白紙,用力擦著長櫈灰色磚面。她反過手,看看白紙上的髒,搖搖頭,又換了一張,z字形來回擦。一會地上丟了三團紙。老太太把包放在胸前坐下,臉沖著我。

            “老頭死了,我沒好日子過了。”老太太自言自語。老太:霜白的頭發,駝著背,鳳爪似的手,抓住黑色包,顫顫魏巍。

            亭子外,有條石磚路,曲徑幽長,四周綠葉繁盛,微風輕拂。亭子正面南京明城牆,一字形拉開,青白色城牆鄒容蒼勁,雄偉俊俏。城牆正面是秦淮河,波濤滾滾,水流湍急。

            “一會工夫,人就死了,就挂了瓶水。唉……早知道,我不帶他去哪家醫院,老頭還不得死!這家醫院害人喲!”

            我送上目光,凝視她:“她約有七十多歲,凹陷的眼睛,脫了神彩,眼袋幹癟。像壁畫的臉紋,露出水溝通道,一張無牙嘴,留著很深的喘氣孔。她發現了我凝望她,微微撐了一下嘴角,算是給我禮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一人來玩?”我說。

            “老頭上個月死了!說心裏不舒服,我就拉他上醫院。醫生查了幾項指標,好像還好。醫生又說,要麽住幾天院挂點水。再幫你查幾項別的。等住下來挂水,我下樓去買他需要用的:臉盆、牙膏、毛巾和吃的。沒半會工夫,等我上樓來,老頭都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藥水挂錯了?”

            “醫院不承認,要醫檢,還要剖腹。我想了半天,人死都死了,再挨一刀,何苦呢?”

            “你給他申冤呀?!”

            “沒用!沒用!折騰死人沒意思!全怪我帶他上了哪家醫院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他平時身體怎麽樣?”

            “好得很!一天兩場舞,從來不生病。”她臉白料料的,低著頭,晃晃,胸口吸著氣。停外風又增強了些,小鳥叫聲響亮,花柳梢在秦淮河面劃著M字。

            “你子女沒去問醫生?”我昂著頭望著她。心裏很憤然。

            “我沒孩子,也沒親戚,經不住折騰。”她調劑臉部表情的眼睛,收縮很厲害,眼角夾著淚。

            “你說,人活著有意思嗎?一口氣的工夫。”她停了停,讓亭子上小鳥叫完了又說。“我當時一口氣接上來了,差一點跟老頭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閉上眼,搖頭。又歎出一口氣:“老頭死了,我沒好日子過了。”她拎著包,站起來,晃晃悠悠走了。

            “老頭死了,我沒好日子過了。”她瘋了似的。

            大神下載望著老太太遠去的背影,像座被挖空的孤墳。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